05 04 2020

夏爱梅59

  “请护士长放心,我一定做好!”张洁坚定地说道。

  夏爱梅沉默片刻。“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她再三叮嘱张洁。

  “明白。”张洁点点头。

  夜深了,隔离病房内异常安静。但生病的小彤彤似乎很不安宁,不一会儿就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当张洁靠近时,小彤彤便哭得更厉害。

  张洁赶紧俯身哄着:“喔,小乖乖不哭……”

  小家伙仿佛听懂了似的,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,直盯着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张洁,显得十分好奇。“小乖乖睡觉了啊……”张洁以为小家伙不哭了,哪料又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

  张洁束手无策,只得再靠近过去。没想到,小家伙竟然对张洁伸出一双小手,示意“抱抱”。看着孩子那可怜又可爱的样子,一股抵挡不住的爱流涌至这位年轻女护士的心头……张洁走上前去抱起小彤彤。

  呵,小家伙不哭了!小脸蛋上竟然还露出笑容!张洁激动不已。

  “好——我抱我抱!”这一夜值班,张洁抱了小彤彤不下四五回,每回都要抱几十分钟。

  接张洁班的,是比她还要小两岁的王锦。几个月前才毕业分配到感染科当护士的王锦,悄悄向张洁讨教“伺候”小患者的秘诀。张洁告诉她:当好她的“妈妈”就行。

  啊,我当她的“妈妈”?王锦惊讶得差点叫出声来。张洁笑了,又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。

  嗯!王锦认真地点点头。

  又一位护士像慈爱的母亲一样,勇敢地走进隔离病房……

  “妈——妈!”小彤彤看到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王锦,以为“妈妈”回来了,兴奋地张开小手,迎接“妈妈”的怀抱。

  “好乖——”又一位“小妈妈”温柔地将小家伙抱起……

  之后,每天,每夜,都有一位同样温柔的“妈妈”,来到小彤彤病房,抱起她,逗她玩,给她喂奶、换尿布、抽血样……

  然而,毕竟孩子还小,小彤彤的母亲和家人还是有些担心。

  “放心吧,彤彤妈妈,你把她交给了我,我就是她的妈妈,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好小彤彤的。”医生王相诗恰好有一个与小彤彤同样大的二胎宝宝,她便加了小彤彤妈妈的微信,每天通过视频把治疗的每一个环节和方案以及效果给对方看。

  在一位位“妈妈”的接力呵护下,小彤彤的病情很快趋于稳定,一天天好起来……那一声“妈妈”也变得越来越甜蜜,融化着每一个医护人员的心。

 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,是上海市唯一收治新冠肺炎确诊患儿的医院。尤其是收治确诊患儿和疑似患儿的感染科,更成为疫时最紧张的地方。这里的战疫与其他地方又有所不同,孩子们太小,最大的十一岁,最小的还是婴儿。要确保这些幼小的生命平安无事,要让他们健康地生活和成长,相当不容易。

  在收治小彤彤后不久,一岁的小丁丁也被确诊。小丁丁与小彤彤的病床挨着,但两个娃娃对医护人员却是截然相反的态度。小丁丁一见穿防护服的人走进病房,就以为有什么“怪物”来了,哭个不停,更不用说为其治疗。

  这下把主治大夫曾玫急坏了!

  “看我的!”医生王相诗向曾玫“请战”。

  “噗!”曾玫看着王相诗的背影,心头暗笑:“一会儿我进去查房,倒要看看你的本事哩!”



上一篇:于傈僳族打火队54
下一篇:云祭扫138